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观察者网讯 文/卢思叶 编辑/庄怡)4月初的上海进入了春暖花开的时节,而受疫情影响,城市一直在“慢行”状态。过去一段时间,上海大部分市民居家配合防疫,维持居家生活背后,有一群普通人默默奋斗在一线:在封控小区冒险运维、在深夜寂静的杨浦大桥、在空荡荡的外环路奔波……

不计利润供应蔬菜的农场、连续十几天没回家睡在车里的配送员、日行五万步的分拣员、主动上一线的社区志愿者、从天南地北乘包机支援的生鲜平台员工……一个个普通人让城市心脏得以持续跳动。

生鲜配送员:吃睡都在车上,“养”起一个小区

“你好,请问你们这里卖菜吗?”在停车送货的当口,短短5分钟就有3位小区居民向孙建打听买菜的事儿。疫情期间,孙建明显感到了市民对于买菜的迫切感,也让他多了一分“把菜送到”的使命感。

作为多多买菜的配送员,孙建日常的工作是负责把用户订单从奉贤的买菜仓送到闵行区的团长站点,在疫情发生之前,孙建每天配送的订单量大约在15000份。疫情发生之后,订单量激增了一倍,日均订单量已经超过了30000份,与订单一同增加还有他的工作量。

每天凌晨3点,孙建都要准时赶到仓库,准备接货、退货、出库、分拣、打包、装车,然后把瓜果蔬菜、大米面条、鸡蛋猪肉这些疫情期间最紧俏的物资,逐一配送到团长的站点。等到结束最后一单的配送,已经到了下午5点左右。

平均每天工作14个小时,是孙建和同事们这段时间的日常。“在疫情影响下,很多同事因小区封控不能到岗,人手不足,导致每个环节都很吃力,所有到岗同事只能连轴转,甚至吃住全在仓库。”孙建说。

为了给市区送菜,孙建已经十几天没回家了,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就干脆送完菜和几位司机师傅一起吃睡在车上。

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31日,孙建在闵行某小区送货,受访者供图

由于配送的站点大都是封闭小区,孙建的老婆还担心每天在外面送菜不安全,多次劝他请假回家休息,但孙建想留下来,“现在市民买菜的需求非常大,每少一个人,其他的配送同事就要延长工作时间,要在这个关键时候顶上去,每一单可能就是一个家庭的生计。”

一种使命感支撑着孙建,每次在小区看到居民从等菜时的焦急,变成收菜时的满足,孙建都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义。

“买菜的团长说,小区里的居民这些天都是靠我们的补给,我不仅能赚钱养家,还能‘养’一个小区,你说我‘使命’重不重?” 孙建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

疫情以来,生鲜零售平台在保供的第一线,不仅有孙健一样的配送员,生鲜站点分拣员、外卖骑手、货车司机都是在一线岗位夜以继日忙碌的一群人,他们的工作区域仅在站内,一天却能走上四五万步路之多,因小区封控,有些人无法回家……

在奉贤仓库,分拣员郭宪玲经历了入职一年多以来最忙碌的时刻。最近这一个月,奉贤买菜仓的订单量翻了一倍,但因为疫情原因,分拣员到岗率不足30%,“每天都是晚上10点到仓库分拣,早上8点下班,所有人连轴转还是忙不过来”。

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郭宪玲在闵行仓库工作,受访者供图

凌晨2点,从各个原产地运送的新鲜蔬菜依次抵达仓库,仓库的进出货达到最顶峰,这也是分拣员们最辛苦的时候,不仅进货量大,还要赶在下一车来之前完成物资分拣。很多分拣员都是在仓库里拉着小车跑,一个晚上就能跑出两万多步。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来自武汉和广州的志愿者组团支援上海保供工作。

武汉人李霞就是驰援团队中的一员,听到上海需要支援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报名参加,乘坐火车到达上海后,立马投入到了站点保供工作中去。

一个上午不到的时间,她已经完成近百订单的分拣工作。“累是有点累的,当年上海人把我们武汉人当亲人,现在也轮到我们来帮助上海亲人了。” 李霞说。

此外, 来自北京、广州的美团买菜支援力量也已经到达上海,投入到紧张的保供工作中,补充到货源、骑手、分拣等岗位当中,将全力保障上海市民后续的生活消费需求。

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120名深圳员工乘包机驰援上海,图源春秋航空

轮班倒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蔬果负责人:不能袖手旁观

“很多老顾客向我们寻求帮助,希望可以给他们配送蔬菜,我感觉疫情开始严重了。”徐莉萍和郑金永经营的上海金山德昕合作社以种植花果为主,原本要在3月为西瓜授粉忙活的他们,不得不临时打乱节奏,优先为居民供给蔬菜。

接到附近小区需求的当天凌晨,徐莉萍和金地智慧服务集团就开始了第一次对接磨合。

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德昕合作社的蔬菜到达社区,受访者供图

合作社有20多名工人,每个人都工作到满负荷:每天凌晨五点开始采摘、打包;晚上七、八点将新鲜蔬菜从农场运出;凌晨刚过,新的需求单就会来到,徐莉萍整理安排后,在凌晨三点发给郑金永;郑金永又在凌晨五点带领工人们再次下地采摘…...

“我们每天基本都是这样,大家轮着睡两三个小时,然后继续干”,农场仅有的两辆货车也不停往返于农场和小区之间。

忙,是徐莉萍这段时间最直接的感受。

一天凌晨两点,打电话给郑金永沟通工作的徐莉萍发现,郑金永还在寻找蔬菜供应商的路上,原来农场库存告急,需要紧急寻找候补农场和协调车辆,以保障第二天的供应。

“我心里着急,睡不着,老郑深夜还在找菜,我还能听到工人们正在打包的哗啦哗啦塑料袋声响。”徐莉萍感慨,这场抗疫真不容易,每个人都付出了很多。

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农产品在分拣打包中,受访者供图

实际上,眼下种植工作正进入忙碌阶段,如果要供应蔬菜,势必影响到农场正常生产。要克服的问题不止于此,合作社以往都是批量供货,从未做过零售,这意味着采摘、打包、配送等工作都需要农场自己完成,时间、人力成本巨大。

徐莉萍并不是很在意,她对观察者网表示,虽然辛苦,但既然农场有菜,就不能袖手旁观。

“就是这个很简单的想法,我们就出发开始做了,没想到疫情越来越严峻,有越来越多的人找到我们。”售卖鲜花的利润比蔬菜好很多,徐莉萍认为,卖花是“锦上添花”,而供应蔬菜才是“雪中送炭。

疫情以来,德昕合作社每天能送出约3吨菜,需求量还持续旺盛。“目前需求量远超我们的供应量,很多订单因为人手和车辆不够,都推掉了,如果放开接单,一天6吨菜都能出。”徐莉萍说。

到现在,合作社已经连续忙碌了半月有余,大家的声声感谢和好评支撑着合作社的所有人,继续奋战在保供一线。

留守餐饮店员工:不仅送餐还义务跑腿

“附近陆续有小区被隔离管控,我们提前住到了店里。”海底捞上海三德广场店的经理樊鹏和七个员工一起组建了临时特殊保障小组,为附近居民提供火锅菜简餐预订,并直接送至小区门口。

“我们分成了几个小组,被隔离在宿舍的同事做客服,帮忙服务好客人、统计需求、收款、对账、配货,店里的同事是生产组和运输组。”

因为用餐时间集中在午间高峰和晚间高峰,为了保障顾客按时吃饭,这个仅有七人的小组只能在结束一天工作后才能吃上自己的“午饭”。“我们基本上每天7点半起床,吃完早餐后从8点多一直忙到下午7点多,再吃第二顿饭,中间基本没有休息间隙。”樊鹏说。

简餐之外,他们还提供了蔬菜以满足附近居民的急需,在力所能及的时候,还会帮顾客做些生活服务类的跑腿,“碰到有些老年人有特别想吃的菜的时候,我们会想办法解决。有的小区里,因为卖菜认识的顾客,小孩子没尿不湿了,都会找到我们。”

做这些的初衷也非常简单,樊鹏表示:“在这种特殊时期,我们只想尽可能帮助大家,尽自己一点微薄之力。”

餐饮业是最先遭到疫情波及的行业,这段时间,樊鹏守着1000多平空荡荡的店常有伤感,“真心希望疫情能够早点结束,恢复正常的堂食。大家生活正常化,员工也可以早点复工,有更多的收入”。

除了坚守本业的餐饮人,还有一批人选择加入“共享员工”。

黄诗曼告诉观察者网,她原本工作的餐厅停业了,现在是盒马的一名分拣员。“刚开始做不熟练,店又大,一度有点发懵,不太有信心。经过了一天的训练,上手了。”在师傅的带领下,黄诗曼已经成为共享用工中的拣货能手。

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3月中旬,盒马第三度开启“共享用工”应急措施。截至3月24日,共有10家企业(基本均为餐饮企业)参与到盒马的共享用工应急措施当中,主要承担拣货、理货、上架的门店运营工作。仅“丰收日”一家企业,就有近60名员工来支援。

据了解,上海市政府近期研究制订的新政策也在聚焦受疫情冲击影响最大的餐饮、零售、旅游、交通运输等方面,全力支持困难行业恢复发展。

对于实施餐饮等生活服务业纾困扶持措施,政策指出引导电子商务、外卖等互联网平台进一步下调餐饮、住宿、家政等受疫情影响的生活服务业企业服务费标准,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服务佣金、店铺押金、宣传推广等线上经营成本。

上海市餐饮烹饪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接下来,协会会继续联合外卖、团购等互联网线上平台,帮助广大餐饮商户克服困难、恢复发展,为上海做好疫情保供工作。

合作互助,共同守“沪”

在观察者网的采访中,“合作、互助”是每个采访对象都会表达的关键词。

在封控区域,以社区为单位的干部和志愿者主动承担了居民送菜“最后100米”接力。这里面都是自发而来的小区居民,他们的本职工作形形色色:外卖小哥、幼儿园园长、退休外科医生、还有普通的打工人……

还是在读研究生的唐瑞雪是最早一批加入的志愿者,在观察者网表达采访意向后,白天工作间隙能偶尔回复一两句,工作结束已是深夜的她才有空聊一聊。

小区封控后,唐瑞雪和其他志愿者们会穿着防护服在小区来回奔波,把物资派送到每栋楼下。类似平凡的工作就是志愿者的日常:配送物资、组织核酸检测、帮助老人预约检测码、带着医护人员为不方便出门的老人和小孩做核酸……细小而庞杂。

在小区封控期间,200余位志愿者组成了小区的“麦田守望工作室”。其中,有负责组织家家户户的楼长、有应对突发情况的医疗组、有负责联络的信息组、有发送物资的运输组、还有负责记录的宣传组和机动组。

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社区志愿者在配送物资,受访者供图

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志愿者们,在封控时共同组成一支有力的队伍。一个表现是,虽然在封闭管理期间,小区门口摆放外卖和快递物品的货架却总是空的,原因是――热心的社区志愿者们开启了“抢单”模式,到达的物品总能快速送往楼栋。

疫情以来,有无数的志愿者涌现在上海的各个小区中。据现有的数据,3月3日以来,已有4.6万名志愿者通过“上海志愿者”网站和小程序参与疫情防控服务,累计服务52.2万小时,人均服务11.13小时,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长中。

这些志愿者们有的是业主、有的是租户、有的是物业,都在竭尽全力地帮助社区运转,“多出一份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就是志愿者们共同的初衷。

目前,为解决封控小区生活物资供应的“急、难、愁”问题,上海不少街镇、社区主动与周边超市、菜场进行对接,建立了社区团购群,统一采购,统一配送。很多超市卖场、菜场等线下实体也与电商平台的配送人员合作,提供集采分送服务。

此外,上海多家保供企业也在尽力推进、升级保供举措,保障居民日常生活。

“我们已经做好了商品储备,几百个工作人员近期都会住在这里。”叮咚买菜辰塔路蔬果仓负责人胥华成表示,作为叮咚买菜在上海市场最大的果蔬仓,松江辰塔路大仓正在连夜运转,以应对浦西保供需求。

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生鲜仓库连夜运转,图源叮咚买菜

美团则上线了社区团餐、社区集单服务,还开通了“应急帮手”,帮助老人、孕妇、残障人士等特需人群解决困难,此外,还有一批自动配送车,已经抵达上海投入最后一公里使用。

盒马则开启了团购和自提应急通道,团购采取“套餐购买,次日送达”模式,“自提应急通道”采取团购自提方式,优先保障对物资有急需的医护群体、志愿者团体、特殊人群的保供需求。

4月7日,上海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将全力以赴做好全市2500万人民生活物资供应工作,对最后一公里、最后一百米矛盾突出的情况,将努力解决采配效率不高、生活物资供应节点网点缺乏、保供人力运力不足的问题。

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31日,安徽阜阳41辆货车满载1000吨物资支援上海

4月初的上海,阳光明媚,天气回暖,往日车水马龙都市喧嚣不复,然而希望仍旧在,一个个平凡的普通人和来自全国的专业医护前赴后继,所有人都在期盼上海早日回归正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22-04-07 18:22:50。
转载请注明:守“沪”者在行动:抗疫一线的普通人们 | 1号视角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