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IPO | 特斯拉供应商友升股份申请主板上市,成本转嫁能力偏弱,缺乏竞争优势前景堪忧

IT业界 5个月前 admin
26 0

红周刊 | 陈雯

近期,特斯拉和蔚来的供应商上海友升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升股份”)申报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拟发行4460.00万股,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25%。

友升股份是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铝合金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其主要产品为汽车车身结构零部件,可分为保险杠系列、门槛梁系列、副车架系列、电池托盘系列、减震系列等。

《红周刊》记者在查阅其招股书后,发现公司存在不少的问题。友升股份的客户集中度较高,议价能力偏弱,所以即便上游原材料涨价,公司却很难将成本转移给下游。另外,由于下游客户的结算周期过长,公司应收账款额一直较高,导致其资金流动性较差。

成本转嫁能力弱

材料涨价影响盈利性

友升股份所在的铝合金汽车零部件行业处于整个汽车产业链的中游,其上游产业为铝材、配件等原材料行业,下游为整车厂商及其零部件配套供应商。对于处于中间地带的友升股份来说,面临着来自上下游的双重压力。

图1: 产业链情况

聚焦IPO | 特斯拉供应商友升股份申请主板上市,成本转嫁能力偏弱,缺乏竞争优势前景堪忧

图片来源:招股书

上游方面,友升股份面临着原材料不断涨价的压力。友升股份采购的原材料主要为铝水、铝棒、铝型材等。近年来,由于我国铝行业持续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严格执行产能置换政策,导致铝价在报告期内波动上升。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友升股份采购的铝水、铝棒、铝型材的金额合计分别为3.21亿元、2.91亿元、4.04亿元和2.95亿元,采购单价分别为12841.80元/吨、12776.43元/吨、13570.94元/吨和15963.07元/吨。其中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其原材料的采购单价分别增长了6.22%和17.63%,显然,友升股份近年来原材料的采购价出现了大幅度的增加,这意味着其生产成本的增加。

当然,如果产品价格也能得到大幅提升,将成本涨价压力转嫁到下游,那么对于企业来说,原材料涨价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这对于友升股份而言,却是个难题。

友升股份的下游客户主要为整车厂商和一级供应商,据披露,其主要客户为蔚来汽车、广汽集团(601238)、特斯拉等整车厂以及华域汽车(600741)、凌云工业等一级供应商。

数据显示,2018年-2021年上半年,友升股份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合计分别为3.80亿元、3.25亿元、4.05亿元和2.68亿元,分别占当期总销售额的65.11%、57.14%、54.70%和52.76%,占比过半,因此,友升股份对这些大客户存在一定程度的依赖。

依赖大客户的背后,往往是企业偏弱的议价能力,而友升股份也概莫能外,对此从其产品的销售价格就能看出一二。

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友升股份的单位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3.06万元/吨和3.20万元/吨。前面提到,2021年上半年,友升股份的采购单价上涨了17.63%,但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平均销售单价仅上涨4.58%,远远低于采购单价的上涨幅度,其成本转嫁能力明显偏弱。

上游原材料涨价,公司却很难将由此产生的新增成本全部转移到下游,这样一来企业盈利空间便受到挤压,以至于其毛利率水平一直不高。

数据显示,2018年-2021年上半年,友升股份的毛利率分别为23.44%、21.93%、20.10%和19.50%,而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别为29.07%、26.85%、26.19%和24.21%,友升股份一直低于行业平均值约5个点。

图2: 与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对比

聚焦IPO | 特斯拉供应商友升股份申请主板上市,成本转嫁能力偏弱,缺乏竞争优势前景堪忧

图片来源:招股书

鉴于此,如果未来铝价波动进一步加剧,将可能会对公司的收入和利润产生较大影响。

收入规模偏低

缺乏竞争优势

除了上下游产业链的压力外,在横向市场上,友升股份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其产品本身甚至存在被替代的风险。

报告期内,铝合金汽车零部件行业平均毛利率是呈下降趋势的,主要原因便是汽车行业整体产销量下降,传导至汽车零部件行业,导致整个市场规模下降,竞争加剧。

目前,我国汽车零部件行业的市场中,少数实力较强的零部件生产企业占据大部分整车配套市场,而多数零部件生产企业,由于受到生产规模、技术实力及品牌认同度等因素的制约,仅能依靠价格、成本优势争取部分市场。与麦格纳、海斯坦普等国际知名供应商相比,小体量公司在经营规模和技术实力上更是不占优势。

从收入规模来看,2020年,友升股份的营业收入仅为8.13亿元,而同行业可比公司中,和胜股份(002824)的营业收入为14.84亿元,爱柯迪(600933)为25.91亿元,旭升股份(603305)为16.28亿元,文灿股份(603348)为26.03亿元。相较之下,友升股份的营业收入规模最小,所占市场份额最低。显然,从这一角度来看,其已经先输了一局。

另外,据招股书披露,友升股份自2018年3月开始收到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信息调查表、行政通知令、罚单等文件,认定公司部分出口至美国的产品属于美国针对原产自中国的铝型材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的征税范围,要求公司补缴双反税。

针对该事项,友升股份不得不缴纳了双反税保证金,针对可能发生的后续补缴支出计提了款项,并在2018年下半年停止了对美国的出口业务。

这导致友升股份的境外收入极速锐减,数据显示,2018年-2021年上半年,友升股份的境外收入分别为 5604.81万元、1033.65万元、805.30万元和616.54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59%、1.82%、1.09%和1.21%,可见,在境外市场其似乎已经很难有所作为。

更重要的是,友升股份主要以铝合金零部件产品为主,然而其产品还存在被替代的风险。

在材料成本方面,2021年二季度,长江有色市场平均铝价为18565.33元/吨,而同期螺纹钢的价格仅有铝材的三分之一左右;在技术应用上,铝合金材料的适用范围也存在一定的限制,更适用于一些需要高吸能、减震、轻量化要求高的零部件,在一定范围内的适用性不如钢材广泛。此外,诸如碳纤维、高强塑料等其他替代轻量化材料亦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如果未来应用技术突破,可能阻碍铝合金在汽车轻量化方面的应用。

市场规模下降,市场竞争激烈,以及面临诸多不利因素,友升股份未来的业绩和发展存在重重不确定性。

应收账款偏高

流动资金不够充裕

由于对大客户存在较大依赖,友升股份的话语权不高,所以后期下游客户的结算周期也较长,导致应收账款周转速度较慢。

报告期内,友升股份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68次/年、3.20次/年、3.32次/年和3.94次/年,而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4.68次/年、4.42次/年、4.29次/年和4.53次/年,友升股份的应收账款周转速度低于同行。

周转速度较慢的情况下,友升股份的应收账款就比较高。报告期各期末,友升股份的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63亿元、2.18亿元、2.71亿元和2.95亿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57.29%、58.09%、54.43%和53.28%,其应收账款不仅占比很高,金额也不低。

如果应收账款高企,长时间不能回款,那么企业的收入便只是“纸面富贵”。

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友升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6042.10万元和4039.76万元,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入量仅分别为1205.54万元和1028.03万元,尚无法覆盖利润,说明其回款状况并不优秀。

同时,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期末,该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5285.07万元和5560.56万元,而报告期各期,友升股份主要原材料的采购金额就分别达3.21亿元、2.91亿元、4.04亿元和2.95亿元。公司的货币资金相较于各期主要原材料采购来说,着实有点捉襟见肘的意思。

如此情形下,也就不难理解报告期内友升股份为何频繁向其控股股东泽升贸易拆入资金。据招股书显示,为解决生产经营需要的流动性资金难题,2019年和2020年,友升股份曾多次向其控股股东泽升贸易拆入资金,共计1890万元,并且由于每笔借款期限较短,双方未计提任何利息。

前文曾提到,相较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来说,友升股份营业收入较低,体量较小,缺乏规模优势。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公司的现金流状况维持现有规模尚有一些困难,更不用说提高生产规模了。况且,汽车铝合金零部件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在前期需要花费高额成本进行研发以及购买生产配套所使用的工艺装备与生产设备,没有资金,必定是寸步难行。

如果友升股份一直处于“缺钱”的状态,无法提高其生产规模,在市场竞争中,恐怕很难胜出,因此,此次能否成功上市募资,对其来说影响重大。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