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疫情封控区部分尿毒症患者已接受透析,医疗救治组正陆续安排

新京报讯(记者 薄其雨 李睿阳)日前,西安市多位尿毒症患者向新京报记者反映,受疫情影响,所在小区进行封闭管理,此前就诊的医院也面临封闭,多位需要定期接受透析治疗的患者已连续多日未能透析。

2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雁塔区卫生健康局获悉,目前当地防疫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已陆续安排登记病患前往定点医院接受相应治疗。

西安疫情封控区部分尿毒症患者已接受透析,医疗救治组正陆续安排

▲租住在西安市雁塔区的尿毒症患者黄先生,已于21日晚7点接受透析治疗。受访者供图

西安尿毒症患者因封控遭遇“透析难”

黄先生来自甘肃,此前已在陕西省友谊医院接受了8个月的透析治疗,作为一名尿毒症患者,定期血液透析是他5年来赖以生存的治疗方式之一。黄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像他一样从各地来西安准备接受肾移植手术的尿毒症患者有很多,需要定期前往西安市各大医院的透析中心接受透析治疗。

黄先生介绍,目前他租住在雁塔区长延堡街道,12月19日晚,他收到医院透析室护士发来的短信通知,因疫情防控需求,来自中高风险区的病人暂不能进入医院。

“但我们的透析又不能停,透析病人的体质相对较差,还可能患有高血压、营养不良等情况,感染的几率也会提高。”黄先生说。

黄先生称,得知医院去不了后,他询问了社区、其他医院的透析中心、市民热线、疾控中心等各个途径,但还是找不到能做透析的地方,“我的情况其实算轻的,大约3天需要做一次透析,但担心长期无法透析,有可能导致水肿和器官衰竭。最近我刻意减少了食物摄入,还是需要先找到能做透析的医院才行。”

同样租住在雁塔区长延堡街道的代女士今年2月刚刚被检查出肾衰竭,医生告诉她,一周要做3次治疗,但自12月19日小区封控,她已有4天没有透析。

代女士告诉记者,此前接到通知,她平日接受透析的西安交大一附院透析中心已经停诊,通过朋友关系打听,如果到私人医院做透析,一次要6000元还不能报销,而平时她每次的治疗费用只需500多元。

“我还在上学,父母都是农民,为了治病已经欠了20万元的外债,要做肾移植的话,听说需要40万元,我还是尽量少吃、少喝,减少器官衰竭和水肿的几率,坚持到能做透析。”代女士说。

街道办登记患者需求,医院改造病房接收病患

20日晚,西安交大一附院透析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受疫情影响,医院已经封闭三天,被隔离的尿毒症患者需要联系疾控中心,由疾控中心协调安排病人前往定点医院接受透析治疗。

黄先生和代女士所在的长延堡街道办工作人员回复称,目前已为辖区内的尿毒症患者进行了信息登记,后续会将病人需求提供给包村科室和疫情防控指挥部,其他工作还需要进一步协调。

20日晚10点,代女士收到西安交大一附院的医护人员通知称,目前可以为其安排透析治疗。代女士表示,当晚她到达医院后发现,医院的病房明显已经过改造,原本约有30个床位的病房,现在只有8个床位,每位病人之间隔开了安全距离。她做完透析后已经是后半夜,医护人员还在忙碌中。

代女士表示,因为需要做透析的病人较多,但透析室一次能做的数量有限,所以下一次做透析的时间还不能确定,需要等医院通知。

21日上午10点左右,黄先生接到了陕西省友谊医院透析室的电话,对方告诉他,可以回到医院透析室接受治疗,医院已将透析室进行重新安排,减少同时接收透析的病人数量,增加医护人员轮次,尽量让更多病人接受治疗。

区卫生局:正陆续安排患者接受治疗

2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雁塔区卫生健康局获悉,目前防疫指挥部医疗救治组的工作人员已陆续安排登记病患前往定点医院接受相应治疗。另外,针对封控区居民看病不便等问题,一方面,病患或者家属可以跟所在社区或街道办登记需求,由社区或街道办工作人员向防疫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反馈协调,另一方面,也可以直接联系防疫指挥部医疗救治组进行沟通。

黄先生称,医护人员跟他联系表示,他被安排在今天下午6点的床位,距离他上一次透析已有4天,“虽然晚了一天,但避免了心力衰竭的风险。”

为了接受透析治疗的同时做好防疫措施,防疫指挥部医疗救治组的工作人员还表示,他们会安排救护车将黄先生从小区专车送到医院,待夜里10点黄先生做完透析后,再将其送回家中。

校对 李立军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